李新萍的知青生活

   

 1973年,李新萍和另外三十九名青年一起,在带队干部罗俊卿的带领下,从漯河市下到郾城县的十五里店公社当知青。

      十五里店公社按照上级指示,结合本公社的实际,在后黄大队组建起一个知青队。公社与大队、生产队经过合计,把石墩村南地、曹庄村东地划出一百多亩良田,给知青队。并在石墩村南地建起几所简陋的房子作为知青们的家。之后,又从各生产队抽调十多位老农到知青队帮助和带领知青们学习有关农业技术,和知青们一起喂牲口、做饭、种菜、喂猪等。

      1974年,上级分给知青队一辆“四零”车,司机是后将村村的农民蒋明新。这台“四零”车,忙时拉庄稼、打场,平时拉运其他物资,为知青队节省下不少劳动力。无论平时和忙时,司机都只有蒋明新一人,蒋明新实实在在的为人、任劳任怨的精神,感动了知青队的所有人。

      为了减轻蒋明新的负荷,知青队的领导决定给其配一个助手。这既可以减轻蒋明新的工作,又可培养新的技术人才。然而此项决定公布后,多数知青都嫌此活又脏又累,而且跟机器打交道,有一定的危险,所以,开始没有人报名。后来,李新萍公开报了名。李新萍是一个头高大,身材健壮,性格爽朗,颇有男子汉气概的女知青。知青队领导一看是女知青,嘴里没说,态度却有些迟疑。岂知李新萍巾帼不让须眉,向领导表示了非干不可的决心。领导们经过再三讨论,最终同意了李新萍的要求。

      19758月,一场洪水吞噬了无数良田村庄,李新萍所在的知青队住处也被洪水冲毁。灾后,知青队和广大农民一样,在人民政府的支持下开始重建家园。领导决定在曹庄村东头那片废墟上建一座两层楼房,作为知青队的新家。建楼需要建窑烧砖,需要到平顶山和禹县拉煤。这样,这台“四零”车就更有了用武之地,经常去两地拉煤。

      此时,李新萍在蒋明新的耐心指导下,开车的技术已基本掌握。有蒋明新作后盾,李新萍不管白天黑夜,都能替蒋明新驾驶一段时间。那个年代,女司机尤其少,凡是见到她开车的人都颇感新奇和佩服。不过蒋明新总是怕出意外,总是千叮咛,万嘱咐,甚至手把手地教。出车时,生活上全部有蒋明新安排,生怕累着饿着李新萍,李新萍对蒋明新也是又尊敬又体现,在别人眼里,这对“四零”车司机简直就是亲兄妹!

      慢慢地,李新萍的思想转变了,她的忧虑“飞”去了。原来想一心一意地学习驾驶,掌握一技之长,将来好另谋出路。李新萍之所以有此想法,是因为她的家,全靠她父亲做搬运工维持生活,可以说是一贫如洗。父亲憨厚老实,与社会上的权利之人没有任何来往,李新萍从来没有想通过父亲的“关系”让她返城。她现在多次思索扎根农村的问题。

      开车运煤,多数时间是在运输途中,为了节省开支,师徒二人几乎是昼夜不停。只有在每次运煤回来,在知青队领导的关怀下,才能休息一两天。由于二人经常密切配合,关系自然而然变得非同一般。有一天,在途中李新萍突发高烧,她被烧得饮食不进,且迷迷糊糊。面对突发情况,蒋明新一时有些慌张,他加大马力,很快赶到路边一家烟酒店前,打听到附近的一家医院。蒋明新二话没说,迅速背起李新萍步行几里地,把李新萍送进医院,进行对症治疗。一天一夜,蒋明新一眼未眨守护着李新萍。李新萍病情刚一好转,就提着精神要求继续上车赶路。蒋明新毫不犹豫,将李新萍背起,行使一个大男人的义务。

      “四零”车返回知青队后,蒋明新又继续照顾了多天,直到李新萍痊愈。从此,李新萍对蒋明新的感激之情难以言表,她常常睡到半夜,脑海中像过电影一样,连续浮现出她和蒋明新相处的点点滴滴。她想着想着,竟萌发出托付终身的念头。于是,她回家向自己的家人说明了自己的原委。岂知,全家人都持反对意见。但李新萍却表现出了自己的倔强,她冲破旧观念的禁锢,丢下个人面子,主动直接向蒋明新求婚。蒋明新并没有心理准备,他一时相当吃惊。情绪稳定之后,他便耐心地劝说道:“你是城里人,我是乡里人,城乡差别太大;年龄悬殊太大,我比你早到世上13年;你是知青,是党和国家的宝贝,我算啥?我就是一个会开车的农民;如果真按你的想法,你我的两个家庭会咋样?知青们和社会上的舆论又会咋样?你还是为自己的前途多想想吧!”

      李新萍听了蒋明新的说道,非但没有感谢之意,反倒是又恼又羞。她认为一个姑娘好不容易说出难以出口的话,你蒋明新竟撕了女人面子!李新萍的倔强完全表现出来了。她与蒋明新两次交谈,两次碰壁之后,并没有泄气,她从对方的表态中增添了新的勇气。她改变策略,冒着更大的风险,直接找到了知青队的罗队长。当时已是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的1978年,广大群众对当时的新政策尚不适应。罗队长却对新思想、新观念学习掌握的较多,听了李新萍又气又急的诉说,立马表示对李新萍的支持,并答应亲自去做蒋明新的工作。罗队长在做通蒋明新工作的当日,就通知男女双方和大队及知青队的妇女干部,让诸位于翌日上午去当地办理蒋、李的结婚手续。

      第二天,领结婚证的人刚离开住地,知青队的队员开始忙活起来,他(她)们摆了几张桌子,备了几席便宴,准备为蒋、李二位新人举行婚礼。新人返回,刚到村头,就听到鞭炮齐鸣,知青队员及当地群众,热烈地鼓着掌,爆笑着,欢迎并祝贺这对新婚夫妻!

      恰在此时,李新萍的弟弟受父母之命来到现场欲劝阻姐姐。未等其张口,众人除了对他表示欢迎祝贺外,已快速把他推让到酒席的上座。年轻人被恭维得如坠雾中,他眼见木已成舟,只好无奈地做了个顺水人情。

      “有情人终成眷属”。婚后的李新萍、蒋明新恩恩爱爱,相敬如宾。李新萍这一举动,使其成为知名人物,被公社和县里树为先进典型。那一年,知青队的知青陆续回城,李新萍却随蒋明新愉快地回后蒋村安了家,更加务实地过起了农村生活。虽然当时农村生活仍然很艰苦,二人却以乐观的态度和惊人的毅力撑过了一年又一年。 

[作者简介]刘天恩,生于19475月,郾城县人。1968年入伍,1978年转业到国营九六七九工厂,1988年调郾城县技术监督局工作,现已退休。